分销型社交电商传销行为判断标准实务考察(下)

3月10日,本版刊登了《分销型社交电商传销行为判断标准实务考察(上)》(扫描文末二维码阅读),作者介绍了界定传销行为的基本原则及对《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一)项“拉人头”条款以及第(二)项收取入门费条款的适用。现刊登下半部分,敬请关注。

分销型社交电商传销行为判断标准实务考察(下)

四、“团队计酬”条款的适用

《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该条款俗称“团队计酬”条款。

(一)“团队计酬”行为兼具“拉人头”的形式特征。

“团队计酬”以上线发展下线形成人员链为基础,具有“拉人头”的形式特征,以存在真实的商品销售行为为前提,本质是“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例如,某案件“团队计酬”行为特征为,当事人通过平台发展会员,形成31530个以运营商为金字塔塔尖、21534555会员参与其中的各自闭环的上下级链条。各链条内以下级购买商品产生佣金为依据计算层级报酬,牟取非法利益。其佣金基本分配规则为,超级会员通过电商平台购买商品产生佣金后,当事人剔除电商平台扣除的10%至12%佣金服务费,将剩余佣金视为100%,由当事人平台计提18%,运营商计提22%,余下部分按照50%和10%的比例,分发给购物的超级会员及其上一级会员。

(二)“团队计酬”的经营模式本身在《禁止传销条例》里具有当然违法性。

“团队计酬”行为本质上是多层次直销行为。《国务院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国发〔1998〕10号)指出:“传销经营不符合我国现阶段国情,已造成严重危害。传销作为一种经营方式,由于其具有组织上的封闭性、交易上的隐蔽性、传销人员的分散性等特点,加之目前我国市场发育程度低,管理手段比较落后,群众消费心理尚不成熟……因此,对传销经营活动必须坚决予以禁止。”基于上述理由,《直销管理条例》规定只开放单层次直销,将多层次直销列为《禁止传销条例》所禁止的传销行为。“团队计酬”是《禁止传销条例》禁止的经营模式,不论什么主体采用都是违法的,社交电商也不例外。

(三)“牟取非法利益”是“团队计酬”行为的必然结果而不是构成要件。

行为违法,收益必然不合法。“牟取非法利益”是“团队计酬”行为的必然结果,而不是构成要件。有一种观点认为应根据是否“牟取非法利益”对“团队计酬”行为进行实质性判断,如果团队返利资金来源于真实的产品销售所获得的正常佣金,而非下线以各种方式向上线所作出的贡献,就不具有“牟取非法利益”的特征。笔者认为这是对“团队计酬”条款的误读。以销售商品为目的只是“团队计酬”行为除罪化的前提,并非合法化的理由。“团队计酬”天然以经营商品为目的,如果团队返利资金来源主要是下线以各种方式向上线所作出的贡献,而不是来源于产品真实销售,则不属于“团队计酬”行为,应属于“入门费”“拉人头”式传销。

五、关于何时应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移送公安机关

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市场监管部门在查办传销案件时,要做好行刑衔接,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仅限于“拉人头”且“收取入门费”的诈骗式传销。

《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13〕37号)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移送标准为“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处理,也不按非法经营罪处理。

在执法实践中,“拉人头”“收取入门费”和“团队计酬”往往交织在一起。公通字〔2013〕37号文件在明确“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的同时,又规定“形式上采取‘团队计酬’方式,但实质上属于‘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传销活动,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

(二)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与形式上采取“团队计酬”方式传销的区分。

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与形式上采取“团队计酬”方式传销的区分,不能采用以市场营销学为导向的商业模式分析,应结合商品价格、消费情况、主要营收来源等,综合判断其是以销售商品为目的,还是以兜售盈利模式、发财机会为主导。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方面把握:

1.有没有商品。此处商品包括服务,但不应涵盖纯粹金融投资性质的传销或非法集资项目。如果不存在商品,或者系虚拟商品,则根本不构成“团队计酬”。

2.商品是否物有所值。虽然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多数商品可自主定价,但如果商品售价与其综合成本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远高于同类型商品售价,则商品容易沦为“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道具,不属于单纯的“团队计酬”。

3.商品是否被真实消费。真正的“团队计酬”旨在将优质商品推向市场,能够满足消费者实际需求。如果存在商品,但没有或很少为终端消费者使用,而是纯粹为获得加入资格而购买,或者因升级业绩需要“囤货”,则构成道具商品,不属于单纯的“团队计酬”。

4.计酬制度是否鼓励“躺赚”。如果从表面看,奖金主要来源销售商品,但由于人际提成奖金占比过高,“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的敛财动力远超销售商品牟利动力,使得参与者已不再关注商品销售,只关注下线数量与层级,鼓励“躺赚”,商品成了道具,不属于单纯的“团队计酬”。

5.主要收入来源于哪里。如果经营者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参加者为获得加入资格而购买,或者因升级业绩需要“囤货”产生的销售收入,而不是来源于参加者的二次销售收入,则不属于单纯的“团队计酬”。

六、关于层级问题

(一)要注意区分层级与等级。

社交电商涉嫌传销案中,参加者之间除具有上下线层级关系外,还有根据业绩划分的身份等级。这两者有区别也有联系,一般来说,有层级的必有等级划分,但有等级划分的不一定有层级。公通字〔2013〕37号文件规定:“本意见所称‘层级’和‘级’,系指组织者、领导者与参与传销活动人员之间的上下线关系层次,而非组织者、领导者在传销组织中的身份等级。”这里的上下线关系层次,指的是计酬层级,即共同参与销售收入分配的层级,而不是“人员链”自然发展层级。

(二)《禁止传销条例》未规定层级数。

尽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追诉标准为“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但《禁止传销条例》并未明确规定层级数。从条文表述上看,“拉人头”要求“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只以其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也可以构成“拉人头”传销,不需要多层级。“收取入门费”强调的是“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不需要多层级。“团队计酬”条款也未明确层级数要求,但实务中通常掌握标准为层级达三级或以上才构成“团队计酬”。

层级数的计算也是实务中争议较多的问题,焦点集中在涉案公司能否计算在内作为最上层的一级。公通字〔2013〕37号文件规定:“对传销组织内部人数和层级数的计算,以及对组织者、领导者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人数和层级数的计算,包括组织者、领导者本人及其本层级在内。”这里的“组织者、领导者”均是指个人,不包含公司。可见传销第一层如何起算,各地市场监管部门与公检法等司法机关还有不同认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纪实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0)
上一篇 2021年3月22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21年3月24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 四川百日行动案值达4600万 公布12起案例

    日前,记者从四川省市场监管局“春雷行动2019”暨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新闻通报会上获悉,至2月底,四川各地已查处案件435件,案值4646.85万元,罚没3367.79万元。会上还通报了12起典型案例。 原泸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查处日生健康家园保健食品经营部违法销售保健食品案。当事人在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情况下,向以老年人为主的顾客销售“心肌肽牌羊心粉压…

    2019年4月11日
    00
  • 发改委部署虚拟货币“挖矿”治理

    纪实网讯 国家发改委日前组织召开虚拟货币“挖矿”治理专题视频会议,通报虚拟货币“挖矿”监测和整治情况,强调各省区市要坚决贯彻落实好虚拟货币“挖矿”整治工作的有关部署,切实负起属地责任,建制度、抓监测,对本地区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进行清理整治,严查严处国有单位机房涉及的“挖矿”活动。 免责声明: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处理。

    2021年11月15日
    00
  • 辽宁省凌源市多措并举开展打击传销工作

    今年以来,辽宁省凌源市市场监管局紧扣重点环节,持续开展打击传销规范直销工作,紧抓“打传规直”防线,紧绷防控常态之弦,紧盯稳定长效之重。 一、通过重点检查+日常防控,在常态化监管方面抓高效。做好重点检查。坚持“早预防、早发现、早处理,防止坐大成事”的工作原则,防止传销活动死灰复燃。对以“消费返利”“虚拟货币”“投资理财”“网络游戏”为幌子进行重点打击。做好日常…

    2021年8月25日
    00
  • 一则行业报告为你拨开雨雾,全面深度地了解直销行业!

    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

    2024年1月15日
    00
  • 罚没1.25亿,查处案件9572件,市监总局“铁拳”打击神医神药虚假违法广告

    4月8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2024民生领域案件查办“铁拳”行动专题新闻发布会。会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广告监管司市场稽查专员谷保中介绍,2023年,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处“神医”“神药”广告违法案件9572件,罚没1.25亿元,形成有效震慑。

    2024年4月11日
    00

联系我们

  1341959034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4913781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