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一面墙,堪比一套房”,炒鞋火到这地步了? - 纪实网资讯

“00后一面墙,堪比一套房”,炒鞋火到这地步了?

字体
  • 超小 超大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炒鞋市场从供给到评估到交易,都充满了庄家割韭菜的气息。”

最近有句话很流行,“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原来炒币早就不流行了,小年轻都跑去炒鞋了。

炒鞋究竟有多火?

比如,深圳万象天地AJ旗舰店开业第一天,几百人冒雨排队,摇号抢限量款。


t010940f94fad439947.jpg?size=640x417


比如,圈内传出各种传奇故事:“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大学生炒鞋年入50万”“炒鞋赚首付”“币圈大佬卖币炒鞋”……

更有20岁华裔小年轻Allen Kuo,靠炒鞋年入百万。


t01fd33bb9956dc7c28.jpg?size=640x485


再比如,今年3月,一款名为AJ6樱花粉的球鞋发售则采用线上“摇号”,竟有30万人参与了这双1399元运动鞋的摇号。

限量款一直都有,以前只流行于某个小圈子。如今,买鞋堪比买房、打新股、申领北上广深车牌号一般充满仪式感。

而且,炒鞋已经从线下的抢购狂欢,蔓延至线上的规模化交易,甚至不少App推出了行情图,买卖实时报价等。

小巴打开“毒”App,搜索了一双“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 女款红丝绸”,这款鞋的发售价格为1299元,短短4天时间,最高交易价格达到12000元,涨幅高达4-9倍,如今价格停留在5000-10000元。

不同的尺码价格截然不同,38.5码最便宜为5289元,42.5码最贵为9889元,两者差价达4600元。


t01f6629b70e0942239.jpg?size=640x360


其中,页面实时更新交易数据,价格也随之波动不断。


t013e934e87676fe2ae.jpg?size=640x308


而“斗牛DoNew”App上,行情更为直观,甚至加入了涨跌幅和K线,页面布局十分接近传统交易所。


t0145d276be4862e88d.jpg?size=640x425


此外,还有平台根据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炒鞋”三大指数:AJ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


t010abc82c960a1c833.jpg?size=640x299


在这场疯狂的炒鞋盛宴下,全球首家可炒鞋的交易所——55交易所悄然上线,将区块链技术引入潮圈,实现币圈与潮圈的跨界融合,推出了潮牌通证。

这是全球首个实物资产通证,用户购买了潮牌通证,即购买了潮牌的一部分,可交易通证获利也可选择兑换实物。

目前,潮牌通证AJOW(Air Jordan 1 Off-White Chicago的缩写)已于8月1日、8月8日、8月15日成功发行三轮,通证化的单品均为Air Jordan 1 Off-White Chicago球鞋,总发行量为190000个AJOW,对应100双球鞋实物资产。


t01082464d71d29a6ce.jpg?size=554x248


疯狂的炒鞋,品牌商、散户、庄家、炒鞋平台齐聚,这究竟是机会还是泡沫?快来看看大头的分析。


从整体看,无论炒什么,炒房、炒地皮、炒股、炒期货、炒文玩字画等等,都是投机行为。

当然,不同人群有不同的收入、偏好、熟悉的场景和环境,导致他们偏好的投资标的会有所不同。

年轻人炒鞋不足为奇,主要和目前年轻人喜爱的潮流有关。对他们而言,鞋子是他们比较熟悉、容易估值、交易起来比较方便的一种标的。

当然,品牌方进行饥饿营销或发售限量产品,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总体而言,工业化制成品无论用怎样的手段,仍然是批量化流水线产品,饥饿营销的方式只能制造心理稀缺效应,不可能制造真正的价值稀缺性。


t01718bc6174b6ca5ad.jpg?size=640x401


因此,尽管有些鞋包因其独特性获得溢价,但恐怕在定价中已经充分体现,继续交易中的大量涨价空间多半是基于情感扰动的泡沫价格,不能长久。

其实,炒鞋潮和此前社会中的资产泡沫高企差不多是同时发生的。泡沫经济中,往往年轻人的消费能力也大大增强,财富年轻化趋势明显,因此投资投机标的年轻化、投资投机泛化都会出现。

到泡沫退去时,自然会看到真正的价值究竟是什么、怎么样。


鞋子本身是贬值的,为什么也能炒?我认为是——“把稀缺性留给二级市场”。

所谓一二级市场,以鞋子为例,一级市场指的是品牌方与买家之间的交易,二级市场即买家与买家之间的交易。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买卖双方,只有交易双方,掌握稀缺资源的一方就是优势方。稀缺性意味着定价权,区别就在于掌握在一级市场手上,还是二级市场手上。

奢侈品市场的稀缺性掌握在一级市场。比如爱马仕铂金包卖到30多万甚至更贵,主要在于包的数量少,买的人多,品牌方严格控制数量,炒高价格,从中赚取高利润。这就叫做“把稀缺性留在一级市场”。

而大众品牌为买方市场,通过量大价低来获得市场,基本上不存在定价权。但是鞋子、化妆品等品类又比较特殊,品牌方可以通过联名款、限量发行等方式来制造稀缺感,获得关注度。


t015094885b2b23cdda.jpg?size=640x388


炒鞋就是其中一种,品牌方通过联名款、限量发行的方式,把不那么贵但是很稀缺的产品推向二级市场。

品牌方没有赚多少钱,但因为产品稀缺,买家与买家之间产生了交易,每一次交易带来价格波动,同时让新的买家获得利润,利润又刺激了传播。

这就是“把稀缺性留给二级市场”,而且这是一个多赢的逻辑,买家获得了利润,新的买家获得了稀缺产品,最终使产品和品牌方获得关注度和影响力。


其实,小众人士中交易限量款鞋,赚点小差价,并不意外。但现在居然开始玩资产证券化,球鞋鉴定的APP搞鞋类交易所,甚至提供了完全储存鞋,只炒鞋的归属权这种神奇的云炒鞋行为。

一个产品有炒作的价值,最起码要有一个保底的价值在那里,可以随时换成钱或者生产物资的东西。

很多人说鞋有价值基础,因为某些限定款全世界只有多少双,基础售价多少。这些人对球鞋制造业和球鞋鉴定一无所知。

说句得罪行业的话,你们根本分辨不了鞋的真假。发货量只有N双的限量款,你永远不知道市场上会出现多少双真货,注意,我说的是,真货。因为官方专柜不提供真假鉴定,因为官方没能力分辨真假,甚至球鞋的真假界限都是模糊的。

理论上说,一双真鞋,应该是由A设计,A生产,A包装,在A的渠道购买来的产品。但现实是各大鞋类品牌基本上是自己只出设计,其他的全都外包或者委托生产,即使AJ也是委托生产的,这代表生产环节不可控。

一个没法控制产量的市场,炒作价值为0。

各种所谓的稀缺款,无非是还没有真的引起代工厂的兴趣而已,一旦他们愿意,让天下没有难买的AJ绝对不是玩笑话,而且你还没法鉴定出是假货。


t019395e09ed9add219.jpg?size=640x428


说完真假,再来说说炒鞋这件事情本身。

很多年轻人似乎只要穿上一双鞋,就能成为自己的偶像一样。我不嘲讽年轻人,只想提醒他们,消费主义的典型特点就是鼓吹消费等于社会地位,这是典型的消费主义陷阱。

当然,绝大多数炒鞋的人自己不穿鞋,他们甚至都不真的拥有鞋,主要是为了割一波韭菜赚点钱。最终鞋还是在交易所,和期货一样,炒的只是一个拥有权。

现在炒鞋这么火,而且大家还是玩各种空对空操作(只炒拥有权,不见实物),那么100的库存中,再额外多100的库存,谁又知道呢?反正都是数字游戏。

甚至都可以放各种炒鞋贷,允许玩家赊额度,只不过只赊拥有权,不给实物,还能收大量的手续费,成本为0。

总体而言,炒鞋市场从供给到评估到交易,都充满了庄家割韭菜的气息。如果想靠着炒鞋赚钱,到最后往往自己会成为那个泡沫。


“炒鞋”利润巨大并非本身价值使然,而是疯狂炒作的结果。限量款名牌球鞋价格疯涨或是因为其稀缺性,但几十万量的普通款也被疯炒,实在不可理喻。

价格早已背离价值,让我想起人类历史上有记载最早的投机活动——“郁金香泡沫”,昭示了此后人类社会的一切投机活动,尤其是金融投机活动中的各种要素和环节:对财富的狂热追求、羊群效应、理性的完全丧失、泡沫的最终破灭和千百万人的倾家荡产。

真实的炒鞋市场与任何一个投机市场一样,由一些所谓的“大佬”即庄家,大量囤货,制造“鞋子马上要涨价”的假象,引诱其他人跟风,之后高价卖掉,而大多数人成为接盘侠。

实际上很难分清是庄家设局还是真心收购。所以真实的炒鞋市场往往是十个炒鞋八个亏,甚至不排除存在金融违法行为。

总体而言,炒鞋没有未来,即便与投机成分很大的比特币也有本质区别,加密货币可以作为一种新型避险资产,显然鞋子不行,而是作为一种纯粹的投机商品。

目前炒鞋市场泡沫已经很大,绝非正常的限量等因素所带来稀缺性溢价能够解释的,只要是泡沫最终都会破裂。

来源:浪迹金融;编辑整理号角资讯,直销纪实协作;侵权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