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折戟”亏损5亿余 交大昂立退守保健品 - 纪实网资讯

新药“折戟”亏损5亿余 交大昂立退守保健品

字体
  • 超小 超大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近日,交大昂立宣布将择机出清泰凌医药股份。在保健品业务持续下滑状态下,交大昂立2016年战略性入股泰凌医药,布局新药。不过,此次投资并未给交大昂立带来可观收益,2018年,受泰凌医药业绩影响,交大昂立亏损达5.06亿元。

交大昂立相关负责人表示,保健品业务是公司未来发展重点。在业内人士看来,在新药难以为公司带来客观利润的情况下,交大昂立将希望寄托于“老本行”保健品业务,不过,目前国内外保健品牌众多,市场竞争愈加激烈,交大昂立想在保健品领域获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拟择机出清  

根据公告内容,公司将择机适量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及协议转让等方式出售公司持有的泰凌医药股份,授权出售数量为0-3.58亿股。截至公告披露日,交大昂立通过子公司合计持有泰凌医药约3.58亿股,位列第二大股东。这意味着,若此番交易完成,交大昂立或放弃二股东席位,更或实现清仓。  2016年1月,为了战略转型为大健康产业投资整合平台,进入医药行业,重点布局具有多款全国性独家新药的企业,交大昂立通过资产收购成为泰凌医药重要股东和战略投资者。官网信息显示,泰凌医药的核心产品覆盖了肿瘤及血液系统疾病以及骨代谢疾病等多个治疗领域,主要有骨科品牌“密盖息”(鲑鱼降钙素)、国家1.1类肿瘤新药“喜滴克”(尿多酸肽注射液)等20余种产品。

然而,入股泰凌医药四年后,交大昂立选择退出。根据交大昂立的说法,此次股份出售主要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在盘活存量资产的同时提高公司资产流动性及使用效率。不过,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泰凌医药业绩不佳是交大昂立选择退出的重要原因。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分析认为,新药在2016年前火起来,交大昂立收购泰凌医药短期内有助于其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从长期看,交大昂立或许想借助新药发展公司业绩,但几年的发展情况不乐观,便选择出售股份。

根据交大昂立2018年财报,公司营收、净利均出现下滑。其中,联营企业泰凌医药亏损达9.64亿元。受此影响,交大昂立对泰凌医药计提相关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公司2018年巨亏5.06亿元。

针对公司当初布局新药领域、出售泰凌医药股份的原因等问题,交大昂立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切以公司披露的公告为准。

主业萎靡  

入股泰凌医药布局新药是交大昂立在主业保健品逐年萎靡情况下的一次探索。资料显示,交大昂立的主要业务为食品及保健食品的原料和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旗下拥有“昂立”、“昂立纯正”、“天然元”品牌,覆盖功能保健、传统滋补品等种类。

保健品业务一直是交大昂立的营收主力。2012年,交大昂立的保健品业务给公司带来3.12亿元的收入,占总营收约83.11%,营收较上一年增长9.7%。不过,自2013年开始,交大昂立的保健品业务一路走低。2013-2018年,交大昂立保健品业务营收分别同比下滑8.14%、14.17%、24.52%、11.01%、2.38%、16.43%。

交大昂立相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原来保健品业务分为自有昂立品牌和进口膳食补充剂天然元品牌。近年来国家政策规定进口膳食补充剂要按照保健食品相关规定申请蓝帽子才能在国内销售,这导致天然元大部分产品不能在国内销售。天然元品牌产品在国内销售受限对公司保健品业务造成较大影响,从而导致公司保健品业务营收出现下滑。

在赵衡看来,蓝帽子是所有外资保健品牌想要全面落地中国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没有蓝帽子导致天然元产品在国内销售受到影响,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交大昂立保健品营收情况。但从目前看,交大昂立保健品业务营收连续多年下滑,更多应该是保健品产品发展周期性的特征以及公司战略布局上缺少动作导致。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交大昂立由校办企业创立,创始人的专业集中在研发方面。相对而言,交大昂立的市场化相对不够开放,品牌端和市场端运营动作较少导致公司保健品业务不断下滑。

主业承压、业绩下滑的趋势下,交大昂立开始相继抛售旗下资产。2019年2月,交大昂立累计出售全部持有的兴业证券49995万股;2019年5月,交大昂立宣布子公司昂立房产拟以2869.33万元转让上海商业广场63套商铺。通过上述资产出售,交大昂立的利润得到增厚。卖房交易完成后将增加收益约800万元,兴业证券股票的出售为交大昂立一季报贡献投资收益9609.23万元。

聚焦保健品  

布局新药领域无果后,交大昂立选择聚焦保健品主业。交大昂立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保健品业务仍将是交大昂立未来发展的重点。“公司前期拿下了针对老年人关节保护的相关氨糖产品的保健品批号,产品将陆续推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随着“80后”、“90后”的健康意识增强,该部分人群逐渐成为保健品市场的消费主力,交大昂立推出的新品仍固化在老年人群体,公司保健品业务的业绩能否提升还有待市场检验。此外,氨糖产品市场竞争激烈,交大昂立此时推出该产品,并不具有太大的优势。宋清辉表示,交大昂立的保健品或存在受众群体单一的风险,为提振保健品业务的业绩,交大昂立或可以寻求外界合作。  

北京商报记者尚未在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官网查询到上述氨糖产品的具体信息。通过搜索淘宝官网发现,市场上的氨糖类产品较多,市场竞争较为激烈。截至2019年11月18日,淘宝平台信息显示,汤臣倍健的健力多氨糖软骨素共7234人付款;美国MoveFree氨糖软骨素共2143人付款。  

在交大昂立相关负责人看来,氨糖产品与公司现有产品昂立一号瞄准的消费人群相契合,对于推动产品销售有一定的帮助。“公司后续会通过具体的销售计划推进产品布局。”  

在产品销售方面,交大昂立也在进行不同的尝试,其中,申请直销牌照便是公司拓展销售渠道的途径之一。不过,交大昂立申请直销牌照拓展新销售渠道的计划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2019年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13个部门决定在全国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商务部相关负责人彼时表示,将严格直销准入,暂停直销经营许可审批,暂停产品和网点备案。  

在上述不愿具名业内人士看来,拓展销售渠道的方式有利于交大昂立提升保健品业务业绩,但在直销牌照暂缓发放等情况下,交大昂立保健品业务业绩仍将持续一段阵痛期。“政策的收紧让交大昂立短期内很难取得直销牌照,拓展新销售渠道。此外,消费者目前对直销行业的消费信心受创,就算取得直销牌照,对于交大昂立而言也不一定是利好消息。”  

交大昂立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公司直销牌照的申请,有关部门已受理,公司还在等进一步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