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智库|超级细菌OR真菌?管它的,还是来关注抗生素的滥用问题 - 直销纪实网

健康智库|超级细菌OR真菌?管它的,还是来关注抗生素的滥用问题

字体
  • 超小 超大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4月9日,关于美国新型“超级真菌”的文章如潮水般铺天盖地。不过,当新闻传到国内的时候,有媒体说是超级真菌,也有媒体一不小心说成超级细菌,还有专家认为是一种病毒。到底是真菌还是细菌,或者别的什么?到底要不要细致探究该种神秘生物是否有“核”,以及形态如何,其实都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它已然危机到全人类的生存,作为一种新型的神秘微生物灾害,我们更应该抓紧预防,以及杜绝下一次新危机的诞生。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一种专门影响免疫机能衰弱者的致命细菌——耳念珠菌(Candidaauris),正在全球各地扩散。包括委内瑞拉、西班牙、英国、印度、巴基斯坦、南非和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曾出现疑似病例。

文献显示,一位老人于2018年5月进入纽约市西奈山医院动腹部手术,验血显示他感染了一种新发现的神祕致命细菌,之后他被迅速隔离在加护病房。90天后,该病患死亡,但细菌却没有因此消失。院方发现,该病患病房的每个角落都受到不明细菌(后被取名为耳念珠菌)的污染,情况严重到必须动用特别的消毒工具,甚至还得拆掉一些天花板和地板才能清理。

而近期,美国的纽约市、新泽西州和伊利诺州也发现了这种细菌,大有爆发趋势。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已将其列入构成“紧急威胁”的细菌名单。截至目前,美国通报的病例有587件,其中纽约有309件,新泽西州有104件,伊利诺州有144件。该病菌致死率超过60%,美国受到感染的人近半数都在90天内丧生。


健康智库|超级细菌OR真菌?管它的,还是来关注抗生素的滥用问题


最新消息,由于现阶段消灭真菌的主要药物对耳念珠菌无可奈何,这使得该细菌成为抗药性细菌感染的新型超级细菌。

事实上,世界范围内爆发的大面积微生物感染事件还有很多次,每次由于载体的不同,可能为超级细菌,也可能为超级真菌,或者为超级病毒。无论如何定义,“超级”二字才是核心。

首例“超级细菌”的诞生

2016年4月26日,美国出现首例“超级细菌”,在一名49岁的女性尿液中发现,美国卫生官员宣称它对所有抗生素耐药,连被视为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的多粘菌素也丧失效力。事实上,这种耐多粘菌素的“超级细菌”在2015年底首先在中国发现,

中国发现这个细菌的论文于2016年1月已经发表在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感染性疾病上(如下图)。


健康智库|超级细菌OR真菌?管它的,还是来关注抗生素的滥用问题


国内媒体的新闻报道众口一词说"它对所有抗生素耐药",似乎这名女性的病无药可治。事实上,看到公布的这名女性的药敏试验结果(如下图), 专业的医务人员很容易看出它并不是对所有抗生素耐药,它对阿米卡星(Amikacin)、呋喃妥因(Nitrofurantoin)、以及美罗培南(Meropenem)、亚胺培南(Imipenem)、厄他培南(Ertapenem)等 碳青酶烯类抗生素并不耐药,该患者还可以选用这些抗生素进行治疗。




让人更担忧的是超级细菌耐药性提高

美国之所以重视首个“超级细菌”病例,并不是仅仅恐慌“超级细菌”本身,而是担忧从这个 “ 超级细菌 ” 里发现的 MCR-1基因。

携带这个基因的细菌会对多粘菌素耐药,而多粘菌素则被视为“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个基因位于细菌的质粒上,而质粒是一小段 DNA 分子,属于遗传物质。携带 MCR-1 的质粒容易在不同种属的细菌间自由移动,从而传播耐多粘菌素的 MCR-1基因给更多种属的细菌。

举例来说,某些种类的细菌,可能最初并不对多粘菌素耐药,但由于携带MCR-1的质粒移动进这些细菌内部,使得这些细菌由于获得了 MCR-1 基因而对多粘菌素耐药。如果获得MCR-1基因的细菌同时兼具耐其他抗生素的基因,就可能出现对所有抗生素耐药的“超级细菌”,如果那样的话,整个人类都会出现无药可治的状况,美国的担忧正是在这里。实际上,英国之前的一份“抗生素耐药性评估报告(Review onAntimicrobial Resistance)”也指出, 如果世界各国现在不就抗生素滥用等问题进行有力应对,并积极采取行动,那么到 2050年,每3秒钟就会有1人因为没有有效的抗生素治疗而去世,实在过于震惊和担忧。

到底何为“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superbug)不是特指某一种细菌,而是泛指那些对多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细菌,它的准确称呼应该是“多重耐药性细菌”。

这类细菌能对抗生素有强大的抵抗作用,能逃避被杀灭的危险。目前引起特别关注的超级细菌主要有: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耐多药肺炎链球菌(MDRSP)、万古霉素肠球菌(VRE)、多重耐药性结核杆菌(MDR-TB)、多重耐药鲍曼不动杆菌(MRAB)以及最新发现的携带有NDM-1基因的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菌等等。由于大部分抗生素对其不起作用,超级细菌对人类健康已造成极大的危害。

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称:大多数耳念珠菌菌株对至少一种抗真菌药物类具有抗性;超过三分之一的菌株对两种抗真菌药物具有抗药性;而部分菌株对所有三种抗真菌药物具有抗药性。

耳念珠菌感染对于免疫系统受损的人最致命。感染通常在医院等环境内传播,最初的症状是发烧、疼痛和疲劳,如果真菌扩散到血液、大脑或心脏,甚至会夺人性命。

截至目前,耳念珠菌的来源还不明确,到底是环境真菌还是人体共生菌,也不清楚。研究人员普遍认为,这是新近进化出来的、快速适应人体宿主环境能力的新物种。

不过,有消息显示,美国目前发现的新型“超级细菌”耳念珠菌(Candida auris)可能起源是一种酵母,通常情况下对皮肤和黏膜无害,但该物种产生抗药性进化后,其可能会对生物造成致命的感染。据悉,他们最有可能来自黑色咸水湖的生物,突然出现,无处不在。

超级细菌产生的根本原因?

基因突变是产生超级细菌的根本原因。细菌耐药性的产生是临床上广泛应用抗生素的结果,而抗生素的滥用则加速了这一过程。抗生素的滥用使得处于平衡状态的抗菌药物和细菌耐药之间的矛盾被破坏,具有耐药能力的细菌也通过不断的进化与变异,获得针对不同抗菌药物耐药的能力,这种能力在矛盾斗争中不断强化,细菌逐步从单一耐药到多重耐药甚至泛耐药,最终成为耐药超级细菌。

作为普通人,应该如何预防超级细菌的侵略?

超级细菌与曾经大规模暴发流行的非典、甲型H1N1流感不一样—非典和甲型H1N1流感是由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可以在人-人、人-动物之间传递。

超级细菌引起的是细菌感染,不是传染病,而且一般发生在医院里,虽然它耐药性强,但致病力并不强—现阶段的爆发实际也是悄悄进行的。WHO建议勤洗手为一种防止传染的措施。

“超级细菌”和滥用抗生素息息相关,而中国是世界上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中国近年来也检测出不少“超级细菌”,包括MRSA、VRE、MDRSP、MDR-TBD等。

“中国的超级细菌控制情况,甚至好于一些发达国家,而超级细菌的主要感染地,就来自医院内部。即院内感染占据了绝大多数,极少发生社区感染。”有专家表示,超级细菌感染,一般发生于免疫力低下的呼吸道感染、伤口感染、血流感染患者群中,其中尤以重症监护室内的呼吸道插管患者居多。

“这类患者本身的免疫力就极其低下,气管插管又多少会损害呼吸道粘膜这一屏障,比较容易感染。”

虽然超级细菌的感染绝大多数发生于医院内部,但例如MRSA也曾多次被报道在公共设施、社区人群中发现。

此时此刻,哪些人需要特别注意?

对于抵抗力较弱的人,特别是患有多种慢性病如糖尿病、恶性肿瘤、血液淋巴系统疾病,或长期使用激素等免疫抑制剂的病人,以及老人、婴幼儿等特殊人群来说,超级细菌的威胁更大。此外,如果有挖鼻孔等不良习惯,使细菌进入鼻孔,可能会造成慢性携带,即”细菌定植“,当皮肤黏膜局部破损时,则可能造成感染,携带者也可能作为传染源传播给他人。


健康智库|超级细菌OR真菌?管它的,还是来关注抗生素的滥用问题


是时候禁止抗生素滥用了

抗生素滥用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小编从小感冒基本就没去过医院,只是吃点感冒药,多喝白开水。服用药品过多,人体机能很自然会产生耐药性,这就也是为什么服用同一种药品久了后渐渐就感觉没什么效果的原因。

同样的道理,小编身边有些朋友每次感冒必去输液,慢慢地如果有一次生病不输液就好不了。这里特别需要提醒有孩子的家长。医院的儿科门诊常年都是人满为患,即使半夜去挂号有时都要排队几个小时。为什么医院的儿科生意如此之好?除了环境不好导致疾病增多以外,现在的小孩都是家里的宝贝,有点小咳小病就上医院,一去医院基本就是查血开药输液,严重甚至住院。费用动辄上千倒还是小事,由于开的都是抗生素,很多还是三代四代抗生素,对小孩子来说,可能都是一种伤害。


健康智库|超级细菌OR真菌?管它的,还是来关注抗生素的滥用问题


事实上,小儿90%的感冒是由病毒引起的,用抗生素是无效的。如果在没有细菌感染,没有白细胞升高情况下使用抗生素,它是会杀死幼儿呼吸道和消化道里起保护作用的细菌,会引起正常菌群失调,直接导致孩子抵抗力下降。而且还会产生耐药性,等下次生病治疗时,就需要用更强或更多的抗生素。以前的人一辈子可能没去过几次医院,现在的小朋友从小开始用抗生素,一代二代无效就用三代四代。抵抗力越来越差,未来或许没有有效的抗生素可以用了,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在控制抗生素的使用上,美国等发达国家做的还是很好的。我国近年来也很重视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只是管理起来还是个长期艰难的过程。除了依靠医疗部门的管理,最重要的还是提高广大人民的科学用药意识,多了解多学习常用的药品知识。80后的父母由于受过高等教育,接受新事物能力强,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国内外各种育儿公众号,APP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妈妈们育儿理论知识丰富,比如物理降温这个概念,欧美国家很常用,在我国以前了解的人并不多,现在的年轻父母大都知道也基本会用,专业程度不亚于儿科医生。这无疑是一大进步。

对抗“超级细菌”是全世界要面临的共同难题。世卫组织呼吁广大药厂尽快研发新型的抗生素应对。但是研制新药的过程远不及细菌的蔓延速度快。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合理使用抗生素,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加强锻炼,注意休息,提高机体免疫力才是最重要的。从我做起,从细微处做起,让超级细菌变得不再可怕。

来源:美国网站、冀连梅药师、医药文献资料、网络、

本平台健康管理顾问

直讯full综合整理编辑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