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猜、传销、庞氏骗局?区块链游戏有“坑” - 直销纪实网

竞猜、传销、庞氏骗局?区块链游戏有“坑”

字体
  • 超小 超大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从去年起,腾讯、网易等游戏大厂开始布局区块链游戏,其中不乏热门手游。同时,去年下半年进入低潮的DAPP(去中心化应用)市场在今年“回春”。  

DappReview数据显示,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DAPP交易流水达36亿美元,而2018年全年交易额仅50亿美元。这也带动了游戏类DAPP再受资本市场青睐,多个平台和游戏制作公司宣布获得融资。  

向好的市场环境下,区块链游戏将走向何方?多位从业者表示,目前市场占比最多的仍为竞猜类游戏。带有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风险类游戏依然存在。随着游戏开发者的努力,游戏重要节点的运行逻辑将逐步由区块链技术实现,未来有机会出现全链游戏。不过,全链游戏的落地尚存众多难点。

市场乱象:击鼓传花、庞氏类游戏出现  

国内大厂在区块链游戏领域的探索不是最早的。2017年末,由AxiomZen公司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加密猫》成为第一个现象级的DAPP(去中心化应用)。  

《加密猫》的意义在于,让业内看到了区块链技术不只数字货币一种产品转化方式,游戏也具备相当的想象空间。”火币研究院院长于佳宁说。  

这自然吸引了大量资本和人才涌入游戏类DAPP。2018年2月-3月期间,平均每天5个游戏DAPP被推出,游戏种类多为萌宠类游戏,与《加密猫》高度相似的加密狗、加密猪、马、兔游戏先后出现。  

同时,市场变得鱼龙混杂,竞猜类、传销类、庞氏骗局类游戏先后出现。  

以Etheroll为代表的竞猜类游戏可以设置不同的赔率进行押注。高风险的“击鼓传花”类DAPP也登场,这类游戏绝大多数带有资金盘和传销性质。游戏往往要求下家必须以更高的价格从上家购买虚拟资产,差价的收益由上家收走,开发者抽取手续费。“只要不是最后一个,前面的人都能赚到钱,因此这类游戏风靡一时”,于佳宁说。  

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加密国家》。据 DAPP数据分析网站DappReview显示,这款游戏曾在去年春节期间创造了7天4.5万ETH交易流水的天量纪录,只用7天便超过了加密猫4个月的总交易额。不过价格被抬到1000+ETH后,无人接盘。可以想见,最后买入的玩家为这场游戏“买单”。  

玩家逐渐玩腻了“击鼓传花”游戏后,PoWH 3D在DappReview排行榜登顶,该游戏的核心机制是后进来的玩家越多,之前的玩家收到的分红也就越多。投机者为了高收益,疯狂入局,在去年四月,合约余额最高达20000ETH,日活跃用户数顶峰高达3000人。随后,PoWH、PoWC、PoSB、PoJ、PoWTF等一众“高仿版”出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表示,除了一开始涌现出的《加密猫》等区块链游戏,后期出现的竞猜类、传销类、庞氏骗局类游戏实际上都跟游戏没什么关系,而是打着区块链旗号的高风险资金运作。  

目前,竞猜、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游戏占比仍更高。DappReview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1日,竞猜类DAPP数量最多,达299个,带有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风险类DAPP数量达32个,两者合计总数为331个。而真正的游戏类DAPP为85个,仅占总数的2成。而从日交易额看,当日排名前十的DAPP几乎被竞猜类游戏包揽。  

“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区块链游戏行业进入低谷期。”于佳宁表示。


市场“回春”,全链游戏具备技术条件  

今年一季度开始,DAPP整体“回春”。根据DappReview数据,仅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季度开始,DAPP交易流水达到36亿美元,相比2018年全年的50亿美元,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将轻松超越去年全年数据。  

大环境变好,游戏类DAPP也有向好趋势。区块链泛娱乐平台Unitopia、区块链游戏公司Kronoverse等先后传出获得融资的消息。  

COCOS引擎首席技术专家Kevin.Yin曾表示,《加密猫》为代表的区块链游戏尚处于初级阶段,这也是目前很多传统大厂进入区块链游戏圈的方式,即整个游戏逻辑是中心化的,只是将道具抽离出来,用区块链的非同质数字资产去表达,也就是把区块链技术作为承载数字资产的一种方式。  

“下个阶段就是游戏的重要逻辑,比如说踩地雷、开宝箱、道具装备的合成、打造等关键逻辑都放到区块链中执行。从技术支撑上来看,目前这一阶段完全可以实现。”Kevin.Yin表示。  

去年上线的以太传奇可以被视作该阶段的代表。该游戏的核心逻辑全部由智能合约实现,根据DappReview的数据记录,该游戏分5次陆续更新至今共有14份合约,总计合约代码超8000行,这在目前所有的以太坊游戏非常少见。  

Kevin.Yin表示,区块链游戏发展的最后阶段就是全链游戏,即游戏的所有逻辑除了素材、音频、视频以外,都由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来表达。  

目前,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的业界共识是,尚未开发出全链游戏。不过在技术上,全链游戏具备诞生条件。

下一站:全链游戏,落地存难题  

针对区块链游戏发展可能的最后阶段——全链游戏,贾可介绍了其运行模式:与比特币的诞生一样,需要依靠“自由加入、自由退出”的社群,通过社群里的玩家合作完成游戏。正是全链游戏这种“社群化”的运作方式,多位专家表示,未来大厂不能也不会深度参与全链游戏的开发。  

刘梦霏表示,全链游戏是由玩家设计的,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这就意味着,大厂想要参与其中,首先就得对游戏的整套收费模式作出巨大更新。但是大厂在现有情况下已经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不一定有进行这种颠覆式创新的动力。  

“大厂是不可能把游戏所有权让渡给玩家的”,贾可认为全链游戏能够做到月收入上亿就已经很不容易,然而这个数字对于大厂的一般手游来说,只是刚到及格线。因此,“他们看不上这个利益。”  

DappReview CEO牛凤轩认为,社群中可能同时存在开发商跟游戏玩家。当部分节点交付给游戏中的KOL时,游戏厂商的部分利益将跟游戏社区的利益高度一致,忠实玩家会自发地去维护游戏的平衡性,帮助开发商获取用户,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共建整个社区。  

“具体步骤就是玩家如果看好一个游戏,那么该玩家就可以主动帮助游戏更新代码,如果社区内其他的用户也认可,也会随之更新。该玩家会因为代码被采用而获得奖励。”于佳宁表示。  

于佳宁认为,这将改变游戏行业的组织形态。目前游戏业最大一个问题就是渠道过于强势,真正创意者,即工作室处于弱势的地位。区块链游戏的推出,使得每一个玩家都可以推广游戏,渠道就会从现在的集中化走向分散化,也就是社群即渠道。“这个改变正在发生中。”  

不过,全链游戏的落地尚存众多难点。贾可直言,资金问题就成了解决技术难题后,全链游戏的下一个“难题”。刘梦霏认为,由玩家定义的游戏,更考验玩家的产品设计能力,这也成为全链游戏落地要克服的重要问题。  

Alphaslot陈锐文曾表示,从整个生态圈来看,区块链会遇到一个很多人都没有想清楚的障碍——监管。“因为区块链现在是一个资产的概念,不论你是应用区块链在游戏上,还是应用到游戏里面的资产变得有实在的价值,监管机构永远都要走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