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恩贝中报营收净利双降 销售费用占比远超同行 超研发费用20倍 - 纪实网资讯

康恩贝中报营收净利双降 销售费用占比远超同行 超研发费用20倍

字体
  • 超小 超大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近日,康恩贝(600572.SH)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收36.50亿元,同比下滑1.09%;实现归母净利润3.90亿元,同比下滑29.56%;净资产收益率为7.30%,同比下滑2.32个百分点。

这样的数据,显然与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两年前祭出的那句“10年后销售额目标千亿”的豪言有些背离,关于康恩贝的发展前景亦变得模糊起来。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截至8月29日收盘,康恩贝(600572.SH)股价报收于6.40元/股,较工业大麻概念火热时期的短期高点11.05元/股回落42.08%,近乎回归年初起点。

公开资料显示,康恩贝是一家以现代中药和植物药为核心业务的制药企业,其主要产品涵盖心脑血管疾病、泌尿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眼科和抗感染等治疗领域。

对于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减少的原因,该公司称主要受2018年一季度全国大范围流感高发让公司感冒药类产品收入基数较高的影响,导致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数据略有下降。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报告期内,康恩贝归母净利润的下滑幅度要远超其营业收入的下滑幅度,且报告期内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已过半,而作为大品牌大品种的“康恩贝牌”肠炎宁销售收入也出现了下滑。

4bed2e738bd4b31c58e53fb8bfb77a7a9f2ff8bb.png

销售费用占比远超同行

2017年4月,康恩贝启动新长征1号工程——“大品牌大品种工程”,欲用 5年时间培育10个销售达到或超过 10 亿元的大品牌大品种。但截至2019年6月30日,纳入大品牌大品种工程的产品累计实现营业收入仅为26.32亿元,同比甚至略降1.11%。其中,耳熟能详的康恩贝牌肠炎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3.41%。中报对此解释称,“康恩贝”肠炎宁系列在历经前两年的快速增长后,进入了调整巩固阶段。

对于归母净利润降幅近三成,远高于营收下降幅度,康恩贝表示,主要由于财务费用增加、证券投资收益和对嘉和生物公司权益法核算投资收益减少,这三项因素合计导致净利润减少 1.02亿元。

据了解,2019上半年该公司财务费用为5814.62万元,同比增长171.66%;确认证券投资净收益为53.53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118.12万元;所持嘉和生物公司25.3359%股权权益法投资收益为-2537.64万元,较上年同比减少2415.64万元。

另外,自2019年1月1日起,康恩贝所享有的康恩贝中药公司的股东权益比例由99%下降至79.839%,享有的珍视明药业公司的股东权益比例由100%下降至80%,无形中降低了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康恩贝销售费用达18.63亿元(相当于平均每天约1035万元),占其营业收入的51.04%,是其归母净利润的4.77倍,亦是其研发费用的20.7倍。而同期可比的上市公司天士力(600535.SH)的销售费用为12.1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2.85%;至于同仁堂(600085.SH)和哈药股份(600664.SH),则分别为20.02%和6.62%。

另外,康恩贝2019上半年的研发费用为0.90亿元,天士力同期研发费用为2.56亿元。可以看出,康恩贝重营销轻研发的局面并未改变。

需要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康恩贝存货已达12.84亿元,同比增长30.09%,创上市以来新高;应收账款及票据为19.32亿元,同比增长10.78%;负债合计54.12亿元,同比增长15.49%,资产负债率49.24%。

“工业大麻”前景不明朗

为提振业绩,康恩贝在不断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工业大麻”就是被锁定的目标之一。

年初,康恩贝便介入了新兴的工业大麻产业,3月受让云南希陶公司所持云南云杏公司 100%股权并对云杏公司进行增资。报告期内,云南云杏公司对原有提取生产线实施改造并开展工业大麻花叶加工提取大麻二酚(CBD)的试制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上半年云南云杏公司净利润亏损290万元,工业大麻业务尚未实现盈利。

目前,康恩贝旗下有关公司亦未取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当前已有40余家上市公司布局工业大麻领域,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且CBD在国内的应用还面临限制(尚未被允许应用于医药和食品行业),未来市场前景尚不明朗。

另外,据康恩贝在8月22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药品新增调入及调出“2019 版国家医保目录”》公告显示,本次新增调入药品5个,调出药品11个,包括复方甘草浙贝氯化铵片、氨咖黄敏胶囊、地红霉素肠溶片等。而据年报显示,地红霉素肠溶片、复方甘草浙贝氯化铵片和氨咖黄敏胶囊,2018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67.08 万元、2135.88万元和1549.86 万元。

颇有意味的是,康恩贝发布半年报的同时,也发布了一份高管人员调整公告。公告显示,实控人胡季强接手总裁职位,原总裁王如伟退任副总裁,原副总裁、财务负责人等高管均被撤换,且聘任徐建洪和徐春玲为公司副总裁,袁振贤为公司财务负责人。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今年7月初,生态环境部网站公布生态环境部向社会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自动监控数据严重超标的115家重点排污单位名单中,浙江康恩贝全资子公司贵州拜特制药有限公司因涉嫌污水超标排放在列。

来源:投资时报